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事 > 正文内容

广西南宁黑诊所打而不绝 简单取缔难治本

发布日期:2021-11-24 19:51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华网广西频道1月20日专电题:“黑诊所”何以打而不绝——南宁对非法行医开展集中查处

  在10多平方米的出租屋内,几块木板搭成药柜,杂乱堆放着药盒发黄的药品,一旁通常是厨房或床铺,墙上没有悬挂任何执业证件,“医生”顶着“国家执业医师”的头衔,却是无证行医……这就是被人称作“黑诊所”的地方。

  尽管各地打击力度不断加大,但“黑诊所”还是屡禁不绝。记者近日在广西南宁市采访了解到,对“黑诊所”采取简单的取缔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设法满足人们对医疗服务的合理需求才是关键。

  从2008年9月起,广西博白人关挺芳在没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无医师执业证的情况下,在南宁市青秀区某小区工地上,擅自开设一间诊所。

  2009年4月1日上午9日时,一位患者身体不适前来就诊,关挺芳开了药并注射了复方氨基比林针剂和丁胺卡那霉素针剂。患者返回住处逐渐感觉浑身发冷、双腿发软,最后不能说话。关挺芳紧急赶到也束手无策,只好拨打急救中心电线急救医生赶到时,患者已死亡。经法医病理学检验鉴定,患者本身有较严重的心脏疾病,关挺芳不当使用丁胺卡那霉素导致其死亡。

  南宁市卫生部门的调查显示,这个诊所存在违法行医的行为,是典型的“黑诊所”。最近,南宁市卫生监管部门与当地公安部门开展联合行动,对南宁市区城乡接合部、城中村、集贸市场、大型建筑工地等就“黑诊所”展开集中查处活动。记者在青秀区就至少看到有5家“黑诊所”被当场取缔。南宁市卫生监管部门透露,开展专项行动的当天南宁市共有17家“黑诊所”被查处取缔。

  在南宁市青秀区柳沙路上一处狭小的巷子里,一家无证“诊所”墙上挂着“柳沙专业痛症推拿、按摩康复室”的宣传牌子,上面写着“专治肩周炎、骨质增生、风湿病等症”,毫无资质的“医生”正忙着给一位病人输液。在另一家无证“诊所”,开办者宁某无法出示执业资格证书和许可证,执法人员发现他备有听诊器、血压计,垃圾篓里有注射针管等医疗废品,还有处方记录,当场认定宁某有非法行医的嫌疑。

  这些年来,各地卫生监督部门对非法行医的“黑诊所”查处力度不断加大,在南宁市,执法部门去年以来已经多次开展类似的专项打击行动。南宁市卫生监督所医疗机构监督科科长黄均海说,经过几年的集中打击,位于市区的非法行医现象已经得到有效整治,但随着城乡接合部建筑工地的增多,“黑诊所”屡打不绝。

  据了解,“黑诊所”“黑”在三方面:一是开诊所的大多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无从医的资格;二是设施简陋,大多数“黑诊所”往往占地十来个平方米,却集厨房、卧室、卫生间、工作间于一体,达不到正规的要求;三是存在售卖假药、工作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等情况。

  卫生执法人员分析,尽管没有法律地位可言,但“黑诊所”却显示出顽强生命力,这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开办“黑诊所”成本比较低廉。执法部门查处的“黑诊所”绝大部分地处城乡接合部、城中村、农贸市场或大型工地旁边,这些地方人口较多,同时房租等生活成本相对较低。青秀区柳沙路上的几家“黑诊所”所租的简易房月租仅300元左右,这类“诊所”摆放的廉价药物多来自一些小制药厂和回收药品,并没有特别昂贵的医疗设备。

  二是“黑诊所”迎合了一些人群对廉价医疗服务的需要。在城乡接合部、城中村以及大型工地附近,尽管外来人口比较密集,但限于条件往往没有正规医院或诊所,正规医院医疗费用较高,还要来回路费,“看病难”问题突出。从已经取缔的“黑诊所”来看,农民工或经济条件不好的居民往往成为“黑诊所”的目标人群。

  此外也有执法人员指出,现有卫生执法人手毕竟有限,多数情况下都是发现问题才出动查处,特别是对城乡接合部、工地等区域流动人口的管理存在一些盲区,而“黑诊所”往往在这些监管空白地带悄悄孳生,监管不到位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黑诊所”的蔓延。

  记者了解到,在查处的“黑诊所”中,相当数量的都有“前科”。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很多非法行医者采取打游击的办法东躲西藏,有时编造谎话企图蒙混过关,这为监管工作带来不小的困难。卫生执法人员发现,一些诊所的“医生”变得“精明”起来:他们平时不穿白大褂,让人很难辨认,执法人员抵达时,“医生”临时假扮成闲人伺机逃脱。

  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卫生监督执法人员一般只能对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非法行医行为和非法行医者进行处罚,如没收药品、罚款等处理。黄均海表示,这只能治标而难以治本。他认为,打击“黑诊所”还应与房屋出租管理制度相“捆绑”,要求房屋出租方负起监督的职责;另外,加强处方药的监管也十分必要。

  按照有关司法解释,非法行医者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的应认定为“情节严重”,可以移交司法部门追究其刑事责任。黄均海透露,南宁市近年来联合公安部门开展执法,就是要查清非法行医者的真实身份,建立非法行医者“黑名单”资料库,一旦发现有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的非法行医者再次非法行医的,将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

  广西工人医院院长葛宪民认为,根治“黑诊所”除了加大监管和对其的处罚力度外,还应尽快普及医疗社区服务站的建设,以解决人们看病贵、看病难等问题。南宁市卫生部门透露,南宁市正逐步将一些正规医疗机构引导至城乡接合部、城中村等人口密集地区设点开办社区医院和正规诊所,以尽可能满足这些地区人群的医疗服务需求。(完)

  浙商资本是否真推动疯涨的海南房价?其实,它们并没有太多传奇,只是早起步了十年。[一个温州人的海南购房经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