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时事 > 正文内容

俞敏洪投的这家明星公司也倒了:10 个月花光 1 亿

发布日期:2021-11-16 23:59   来源:未知   阅读:
 

  成立 4 年,融资 4 轮共计 2.2 亿元,这家明星公司还是倒了:曾被 IDG、高榕资本 3 次押注、俞敏洪参投,疫情中还宣布实现盈利,依然没能扭转局势。

  近日,在线音乐陪练平台头部企业 快陪练 ,用一纸公告正式宣布申请破产。在 2021 年 1 月,公司刚刚完成上亿元新一轮融资,但是这 1 个亿花了还不到 10 个月。

  快陪练创始人曾为 e 袋洗创始合伙人和 CEO,创业自带光环。公司成立数月后,快陪练就拿下 5000 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单看快陪练的出局,或许可以总结为经营问题。但背后,与资本化激烈的竞争环境不无关系:为了竞争低价获客,继而无法盈利只能依赖融资,融资不顺即破产。

  国内在线 年达到顶峰。数十家企业先后出现,并获得融资。但是在 2019 年后,行业融资遇冷。去年疫情中,中小平台开始淘汰出局。

  虽然如此,但是在线音乐教育行业仍旧潜力巨大。有数据显示,2018 年中国学琴儿童总数达 3000 万,并以每年 10% 的速度增长。有机构预测,2022 在线音乐陪练市场的需求可能高达 1000 亿元。

  有投资行业人士表示,音乐在线教育行业会越来越向头部集中,在快陪练消失后,行业洗牌或将要完成。

  双减 政策出台之后,狂热的学科教育培训行业开始退潮,众人纷纷把眼光投向素质教育赛道。然而,在素质教育的一些细分领域中, 玩家其实也在接连离场。

  11 月 6 日,在线音乐陪练平台 快陪练 突然宣布申请破产。快陪练给出了解释,因为公司面临着巨大的生存挑战和经营困难,虽然真人一对一乐器陪练业务在 9 月份停止运营,也做了别的尝试,但是仍无法解决经营问题。

  其实这样的结局也并不以外。在 9 月 15 日,快陪练就曾发布公告称,因新一轮融资取消和行业动荡,公司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当时,快陪练提到停止真人陪练业务,保留人工智能陪练,购买真人陪练的用户可以兑换 AI 陪练课,或者其他品牌的课程。

  直到宣布破产前的 10 月 26 日,快陪练还对外称已帮助 2.5 万+用户兑换到合适的课程,并表示课程还很充足。

  快陪练其实也是顶着光环出生。这家公司成立于 2017 年,创始人陆文勇曾为 e 袋洗创始合伙人和 CEO。公司成立数月后,快陪练就拿下 5000 万元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有 IDG 资本、高榕资本等知名机构,也有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凯叔讲故事王凯、森马创始人邱坚强、前阿里巴巴副总裁干嘉伟等个人投资。据悉,此次融资后,快陪练的估值当时直接达到 2 亿元。

  据天眼查统计,快陪练共有过四轮融资。最后一次融资在 2021 年 1 月份,金额上亿。IDG 资本和高榕资本更是三次连续押注。据媒体报道,快陪练累计获投金额已超过 2.2 亿元。

  src=被资本看好的同时,快陪练的数据也很漂亮。据悉,快陪练仅用一年,单月营收就突破千万。在去年 10 月份,快陪练用户超过 120 万,母公司未来橙教育用户突破 150 万。2020 年,公司还对外宣布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这对于成立只有三年的在线教育公司而言,其实非常难得。

  关于破产原因,大概率是因为新一轮融资失败。据媒体报道,此前,快陪练已敲定一轮融资,但是最后资方突然终止了投资。同时,由于获客成本和真人师资成本过高,快陪练并未盈利。快陪练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透露,公司处于发展期,需要外部资金支持才能更好地发展。没有了外部输血,且造血不足的快陪练,快速崩塌并不是意外。

  教育公司倒闭,最惨的还是学生。在快陪练发出换课通知后,有家长表示坚决不接受。

  有家长在黑猫投诉平台表示, 我们学的是长笛,只能兑换成其他平台的编程、声乐、美术、科学这些鸡肋的课程。坚决不接受,要求立即马上退款! 还有家长投诉称,其他平台的课程,都是录播课,没有合适孩子的课程。

  更让家长愤怒的是,在快陪练宣布经营困难前几天,竟然还在向家长销售课程。 快陪练公众号单方面宣布不再上真人一对一陪练,但在这儿的前三天班主任刚刚忽悠我续费,告诉我马上涨价! 有家长说道。

  此外,在 7 月份,就有部分家长收到快陪练涨价的通知。或许,快陪练那时还对融资抱有希望。想通过续课短期筹得资金,来解决现金流困难,以存活到融资到账那天。

  单看快陪练的失败,或许可以总结为经营问题。但是,背后是一个溃散和巨变的行业。

  在业内,VIP 陪练和小叶子音乐教育成立较早。其中,VIP 陪练成立于 2014 年,小叶子成立于 2013 年。在 VIP 陪练的官网介绍中写道,在 2016 年开创 一对一在线 年以后,行业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

  行业的繁荣,源自钱的涌入。据媒体统计,2016 年 -2018 年,有 20 多家音乐陪练企业出现,其中 4 成获得了融资。同时,近 5 年内,一些早期转型做音乐陪练的企业也顺利融资。在这些企业中,除了上文中的快陪练,VIP 陪练、小叶子、Finger 都属于佼佼者,均融资达到 5 次。

  据天眼查数据,VIP 陪练在 2018 年就连融两轮,分别为 2 亿元和 1.5 亿美元。投资方中不乏腾讯投资、金沙江创投、兰馨亚洲、老虎环球基金等机构身影。小叶子近期刚完成超 2 亿人民币 C+ 轮,此前多轮融资均超千万。Finger 前期融资金额并不高,但是在 2018 年,其单轮融资也站上亿元的门槛。

  此外,像趣陪练、柚子练琴、掌门陪练、音乐笔记、开心练、美悦钢琴、蓝芽陪练等较小的音乐陪练教育平台也拿到了融资。

  机构的豪爽,源自对行业的看好。有数据显示,2018 年中国学琴儿童总数达 3000 万,并以每年 10% 的速度增长。好未来 CEO 张邦鑫曾表示,在线钢琴陪练市场是钢琴市场的 5~10 倍。 如果假设钢琴教学市场有 100 亿, 陪练市场可能有 1000 亿。

  但是,这份火热来得快,去的也快。自 2018 年开始,小型在线陪练平台接连破产。其中较为知名的柚子练琴在 2020 年底倒下,其公告称:由于市场环境影响以及经营不善,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现金流断裂,公司资不抵债,申请破产清算。

  回过头来看,这和快陪练的破产过程十分相似。在柚子练琴宣布破产前夕,用户们也收到班主任的课程优惠活动,当时单节课价格平均下来能省三分之一。在高折扣力度下,许多家长充钱卖课。这与快陪练的套路虽然不同,但是目标却是一致。

  在 2020 年以后,在线音乐教育行业融资几乎停滞。VIP 陪练和 Finger 最后一轮融资均停在 2018 年。在 2020 和 2021 年,也仅有快陪练融到资金。

  为何机构接连破产?有教育行业人士解释,这主要与这类公司的陪练模式有关系。在音乐陪练行业涌入大量玩家后,为了获得客户,会选择低价竞争。然而音乐陪练多以真人为主,人力成本高昂,低价意味着赔钱,只能靠融资去支撑。这样的话,企业现金流就会变得很危险。一旦融资无力,企业就会遇到运营困难,最终暴雷。快陪练的主要模式正是真人陪练。

  尽管如此,陪练行业内还是有企业在资本寒冬、教育寒冬中获得了融资,或者是通过选择推出 AI 课、录播课这种更加经济的模式存活了下来。投资人的观点是,因为陪练服务对学乐器的孩子来说是一种刚需,尤其是在疫情中线下教育遇阻的情况下,显得更加必要。

  但是在柚子练琴等线上陪练机构暴雷后,尤其是国家对教育政策收紧的全体下,投资机构对投资机构的下注也愈加谨慎了。 只有真正财务指标好,以及商业模式更加优秀的公司,才能最终从机构中拿到钱。

  快陪练的破产,打击了行业的信心。但是,近日小叶子的融资,似乎又给行业打上了一剂强心针。

  相关人士表示,小叶子陪练多以 AI 智能陪练为主,在技术成熟的前提下,运营成本较低。据悉,小叶子陪练年卡费用为两千多元,相比真人陪练价格优势明显。

  此外,小叶子的业务板块较多,营收方式多元化。据悉,小叶子旗下共有四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小叶子智能陪练、The ONE 智能钢琴、The ONE 智能钢琴教室、在线真人陪练 小叶子陪练 。小叶子 CEO 叶滨曾提到,2020 年 11 月公司营收破亿元。同时,The ONE 智能钢琴每年销售额已经超过 4 亿元,并且拥有 5000 余家线下钢琴教室。

  除了小叶子外,专注真人一对一的 VIP 陪练,虽然近两年未融资,但是其体量却是最大。VIP 陪练 CEO 徐豪骏曾提到,2020 年,VIP 陪练授课 1900 多万节,学员超过 270 万人。 可以说,市场剩余的所有玩家加在一起都没有我们的体量大。 此外,徐豪骏对媒体透露,自 2020 年,公司广告费就大规模下降。在 2021 年初,公司现金流转正,可以持续造血。同时,VIP 陪练也推出了 AI 陪练平台。

  有投资行业人士表示,音乐在线教育行业会越来越向头部集中,在快陪练消失后,行业洗牌或将要完成。

  此前,VIP 陪练就师资问题备受质疑。《新京报》早在 2019 年就曾报道,VIP 陪练老师多为在校大学生,但是培训老师会让其撒谎,称自己已毕业。此外,在黑猫投诉上,VIP 陪练也有不少投诉,其中多为退款难的投诉。有多位用户称,VIP 承诺无理由退款,但是事实却是退费难。

  与 VIP 陪练相比,小叶子投诉量相对较少,但是也有用户称,AI 智能并不智能。有家长表示,AI 陪练很难识别出指法错误,很容易被孩子糊弄过去。甚至有时候孩子一根手指弹琴,也能拿到 90 分。这让家长对 AI 产品的信任度大为降低。

  虽然头部在线音乐教育平台 大错不犯,小错不断 ,但是幸运的是仍旧存活了下来,还进入了独角兽的行列。

  有机构预计,2022 在线音乐陪练市场的需求可能高达 1000 亿元。接下来,是考验企业如何撬动这个市场的时候。

  《人均获客成本 5000 元,付费转化率仅 10%,在线音乐教育 烧 不出未来》 新博弈

  《在线陪练平台爆雷背后:AI 教学难实现,25 分钟课仅卖 20 几元》子弹财经

  在这里我们的内容将更加多元化,除了新鲜的前沿资讯、深度的赛道报道,我们还将提供更多与行业内幕以及大咖成功方法论相关的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