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评论 > 正文内容

美国的资本引力

发布日期:2021-11-22 15:52   来源:未知   阅读:
 

  前按:最近经常谈资本,遭来不少同志批评,甚至有人怒骂。我也有理想,但我的文字不能欺骗我的眼睛和良心,尊重现实,也是保留初心。很多问题,变来变去的描述,其实都是资本衍生物。百分之九十的人不明白我今年为何总提资本。毛主席如果没有看清日本侵略者,就不会写《论持久战》。

  在《透明外交8谁主大格局?》里,我曾指出,过去百年,美国的引领作用,并不完全是基于硬实力,而是全方位影响。它用“冷战“把另一个阵营打败,它用资本铸定了世界三大经济组织,它用科技带动着世界高速运转,它用教育吸引着世界优秀人才。

  美国,过去一百年的好与坏都藏在它的资本逻辑中,可以认为,是它把资本主义推向了高峰,是它倔强地否定着曾经流传在另一个阵营中的固有结论,甚至让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面临着严峻考验,它让“垂死挣扎”变得异常的渺茫。

  过去十多年,美国,有很多危机,有很多质疑,有很多轻视,在国内部分人士眼中,美国衰落了,它主导引领的那个资本主义世界真的要走向末路了,SH主义正在或将要很快实现颠覆。

  然而,我个人并不认同这一趋势性结论,我感觉美国的可怕资本力还会继续发挥作用,它的恐怖性仍在于资本。我们认识资本,只强调剥削,只强调利润,只强调其对经济金融和政治的影响。实际不止如此,美国把资本做成了文化,几乎所有人都在吸收这一文化。在这个世界,美国是传统文化缺失的唯一大国,但它却用现代文化把传统文化挤到了一个小角落,它所用的工具就是资本。

  东方阵营解体后,美国用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巨大创新再一次引领世界,美国资本的引力,不但服务于美国,还渗透到全人类,当下,连最落后的非洲也离不开计算机和互联网,以及依附于网络的移动通讯,除了朝鲜和古巴,大概找不到其它地方与资本隔离。

  在主要大国都掌握了计算机和互联网应用之后,在部分国家可以挑战美国信息技术之后,美国的资本引力是否会弱化甚至消失?

  已经走出十二年牛市,即使经历了历史性的疫情大灾难,也未击倒美国市场。相比之下,我们的市场则脆弱得多,自立市以来,经历了三次短暂疯狂,第一次是立市之初的混乱疯狂,第二次是2006年至2007年的短暂疯狂,第三次是2014年至2015年的短暂疯狂,每一次疯狂之后,都经历了令人窒息的股灾,推出“突然死亡法”都阻不住股灾继续,最后“突然死亡法”突然死亡了。

  股市,是信心市场,不管合理还是不合理,对它有信心,就有资本支撑,只要有资本支撑,这个市场就稳定或者走牛,美国的资本,不但自己留在美国,还有对其它信心资本的吸引力,从而维护整个美国市场的吸附效应。

  特斯拉,大家都已经知道它了,一个有理想的企业,一个有创新能力的企业,除了电动汽车,它还在干很多理想化的事业,到目前为止,它的年产能大概也就五十多万辆车,但它的市值却做到了万亿美元以上。

  是谁在支撑它的估值?是泡沫吗?比亚迪,也做电动汽车,并且量产比它还早,为什么就没有泡沫来支撑其达到万亿人民币级别?不完全是技术差距,还有资本的引力差,你没有那么大的“想象空间”。

  里维拉,一家美国新汽车厂商,又一个资本神话,估计还有很多网友压根就没有听说过,它也做电动汽车,做的是皮卡汽车,到目前为止,它总共还只生产了不到两百辆汽车,但它的市值已经位列全球汽车企业市值第三位。

  “Faceback”将自己改成了“Meta”,这要放在一般国家,改了也就改了,啥声响都不会有。然而,它在美国,这不只是一般的变脸,而是在玩着强大的资本魔术,“元宇宙”横空出世,不再是影视剧的词汇,也不再是游戏语言,它将引导全世界各大国从科学和资本两个维度同时附着在它的剧本之中。

  也许这可能真是一场戏,但稍有些理想的国家,并不会甘心认定这只是戏,资本也不想错过可能的“巨大利益”,不附庸,你会处于被美国抛弃的恐惧之中,哪怕是让资本深陷其中制造经济惨案,也要创造条件上马“元宇宙”。

  大家看国内市场,只听到一阵风,根本没有元宇宙,“元宇宙”的概念却能让很多人在资本市场赚翻了天。

  无论谷歌还是IBM,全是量子科技的领军公司,无论使用超导还是纠缠光子对,都志在实现对经典计算机的革命化。谷歌,IBM,通过超导构造实现量子优越性,并且与市面上的所谓数千个量子比特机器有着根本性不同,完全基于可编程处理器,不是“量子退火算法”的特定算法。

  这两家公司能不能实现量子优势尚难预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全世界资本都在向它们靠拢,全世界科学家也都在向它们取经,它们正成为量子科技的新标杆。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很不舒服,明明中国已经发射了墨子号量子卫星,你怎么认为美国公司才是标杆呢?这里不做解释,也不便解释,如果大家在这方面有朋友,不妨去问问墨子号的实际作用。

  量子通讯,也许永远都不能实现传说中的革命巨变,也许炒作的资本最后都要惨死,但它一定会在相当长时间内成为资本的富集池,并且美国资本就主导着这个池子的深浅。

  从上述四个现象,我们不难看出,美国能够主导世界资本前进方向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科技竞争力和引导力,正确的科技引导,错误的科技引导,都是实力的体现,因为要验证错误,也会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会花费相当多的资本。

  美国的资本引力,并不完全着眼于把资本引向美国,而是让资本更深入更广泛地侵入到人类世界,哪里没有资本,它就要侵入到哪里,软手段,硬手段,都在美国的决策选择中。

  不知大家关注“未来科学”这个概念没有?去年,中国批准设立十多个“未来科学研究院”,就是基于这个概念。这个概念在中国还很陌生,但它却是美国十多年前的老概念,当时的美国,提出了有35个子项目的未来科学清单,当今世界各国研究的所有前沿课题都在这个名单当中,中国未来科学研究院能够探究的研究方向也全在这个清单中。

  换句话讲,无论是官方资本还是私人资本,只要想切入到“未来科学”,你就是沿着美国的科技文化在前进,也许你可以从这个清单中创造出美国自己也无法创造的利润,但不可否认的是,牵引这个方向的是美国。

  很难!很难!很难!几百年以来,我们没有提出过,目前,仍然提不出来。灾难,常源于思想的过度自由开放;希望,也蕴育在思想的相对自由开放中。

  可以这样讲,如果没有资本斥力的抗衡,资本引力就会无限扩张,直至全球一统。

  马先生只创造了资本斥力的理论版本,没有构建过资本斥力的社会模式,只有列先生和毛先生构建了具有全球影响的马主义模型,只有这类模型能够对资本产生强大斥力,并且还能形成具有世界影响的社会引力。几十年过去了,两国革命后的模型需要再革命的重构,寻找斥力,运用斥力,是全球几十亿人的共同任务。

  在当前国际形势下,我可以闭着眼睛谈理想,但不能永远装眼瞎,不能把全世界每一个毛孔的资本视为空气。前面,我提到,九成人不理解我热聊资本的本意,但希望大家能睁眼看看世界。我不聊它,它就消失了吗?它就萎缩了吗?

  请质疑我的同志自问两个问题:全世界还有几个精英不捧资本?你的耳边,你的眼前,你的生活,何时才能感受不到资本的压力?

  1,有50多个朋友留言让我评新的决议。回复:我能说什么?我想把这个问题留给千年以后,我始终认为,我永远相信,,是千年伟人,你信,你不信,你爱他,你恨他,都不影响这个结论的存在,其它都不重要。

  2,有人问:中美谈上了,双方应该不会打仗了吧?答:我一直在讲,不会打仗,不会打仗,还是不会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