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创作 > 正文内容

科学认识需求侧管理

发布日期:2021-12-11 16:41   来源:未知   阅读:
 

  12月16日至18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求:“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这是2015年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需求侧管理”。为什么要在此时提出注重需求侧管理?怎样进行需求侧管理?需要科学认识并采取精准措施有效应对。

  中央在此时提出需求侧管理,有着深远的战略意义。习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的说明中指出:“我们完全有信心、有底气、有能力谱写‘两大奇迹’新篇章。”新篇章的着力点之一,是中国将成为世界消费中心。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意味着中国将成为世界生产中心和世界消费中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为世界贡献了一个生产中心,同时也成为中间产品的需求中心。中国目前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是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未来时期,中国不仅要稳固世界生产中心的地位,还将成为世界消费中心,这是由超大规模的市场和巨大的支付能力所决定的。我国有着14亿人口、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的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突破1万美元,是全球最大和最有潜力的消费市场,“世界工厂”(供给侧)伴生“世界市场”(需求侧),“国际大循环”迈向“国内大循环”。习主席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博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指出,“预计未来10年累计商品进口额有望超过22万亿美元”“让中国市场成为世界的市场、共享的市场、大家的市场”。可以预见,未来时期,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忽视这个市场,只有深入参与这个市场才是有竞争力的。

  身兼世界生产中心和世界消费中心双重地位,这是全球化进程中中国前所未有的地位变化。成为世界消费中心这一全球战略地位变迁,必然对需求侧管理提出了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要求。

  需求侧管理是社会再生产循环的必然要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告诉我们,在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社会再生产循环中,生产决定其他环节,其他环节反作用于生产。生产和消费的互动最为关键。20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100多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只有十几个成功进入高收入经济体。未来时期,我国想要顺利迈过“中等收入陷阱”,需要生产与消费良性互动。

  从产业资本循环G(货币)—W(商品)—G(货币)看,货币转化为商品(生产资料),经过生产过程形成新的商品,商品再转化为货币。这一转化至关重要,否则,再生产就难以为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商品价值从商品体跳到金体上……是商品的惊险的跳跃。这个跳跃如果不成功,摔坏的不是商品,但一定是商品所有者。”

  这一转化的关键在于需求:内需为主,还是外需为主?回望历史,大国的产业都是面向世界的,但都经历从“以外促内”的阶段迈入“以内促外”阶段,最终呈现内需主导的国内大循环特征。2016年1月18日,习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重要讲话指出:“有效供给能力不足带来大量‘需求外溢’,消费能力严重外流。”这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而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的出发点。

  在新发展格局中,我国产业既面向世界,又由内需主导。这表明,无论是国内的“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社会再生产循环,还是全球的“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社会再生产循环,我国都需要在生产和消费环节居于主动地位和主导地位。可见,需求侧管理是我国迈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环节之一。

  需求侧管理主要涉及三个方面:一是潜在需求(支付能力)有多少,这是如何做大蛋糕的问题,收入提高了,支付能力才能够提升;二是需求意愿有多大,这是潜在需求转化为有效需求(有支付能力的意愿)的关键,激发需求者的意愿很重要;三是实际需求有多大,这是有效需求转化为实际需求(真正实现的支付能力)的关键,清除制约这一转化的障碍很重要。

  这三个方面,既涉及微观层面,又涉及宏观层面。从宏观上讲,我们需要紧紧围绕世界消费中心建设、依据社会再生产循环规律进行需求侧管理。

  一是培育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要吸引全世界的消费者。实践表明,纽约、东京、巴黎等全球一线中心城市都是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要率先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引擎,广州、深圳要引领珠三角其他城市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群。

  二是畅通需求层次的转化。要千方百计采取措施降低消费的交易成本,畅通不同需求层次的相互转化,推进内需依存型经济社会的形成。有序解决多层次的需求差异问题,既要重视消费需求的东、中、西部地区的梯次差异,也要重视南北地区的梯次差异,还要重视不同收入阶层的需求梯次差异。2019年8月26日,习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指出:“不平衡是普遍的,要在发展中促进相对平衡。这是区域协调发展的辩证法。”需求侧管理也要遵循这个辩证法。

  三是以内需促外需。要高度重视消费的终极需求作用及其对生产的反作用。推行新重商主义政策,实施消费品质提升工程,吸引全世界的消费者。积极拓展企业家的国际化能力,着力将其培养成拓展海内外市场的生力军。(作者系暨南大学投资咨询(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