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创作 > 正文内容

恒合股份李玉健 圆梦上市冲刺过程很难忘

发布日期:2021-11-23 04:16   来源:未知   阅读:
 

  11月15日,北京证券交易所(下称“北交所”)正式开市。等待这一刻的81家企业中,北京恒合信业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合股份”)是其中之一。

  仅5天前,恒合股份等10家公司同时发布公告称,经北交所同意,公司将在北交所上市,这些企业均为刚刚完成精选层挂牌流程的新股,是北交所首批上市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半年前,恒合股份申报精选层被受理时,目标还很简单——挂牌精选层。“(关于)北交所的消息,确实之前一点没有(听到)。”恒合股份董事长李玉健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专访时表示,成为上市公司的现实,远比自己预期中要快。

  恒合股份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从事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即VOCs)综合治理与监测服务的企业,主要为石油、石化企业提供油气回收在线监测、油气回收治理、液位量测等专业设备、软硬件集成产品及相关服务。2015年恒合股份在新三板挂牌。

  “虽然我们知道新三板改革会持续推进,但没想到它变身北交所,而且精选层一下子全部平移过去”。近期,恒合股份获得了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局颁发的2021年度(第一批)北京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证书。李玉健对于公司的战略计划中,挂牌新三板是第一步,逐渐再走到精选层,然后实现转板。他将这一过程总结为“三步走”。

  现在看来,恒合股份两步即实现登陆资本市场的梦想,李玉健说这让他很激动。“因为这对企业来说,意味着节约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也让我们在发展上能够更快一些。”

  过去我们发展的步伐相对比较慢,2000年公司成立,2015年以后挂牌新三板,并持续至现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资金对我们造成约束,所以步伐大不了。每年我们都要在能够留存利润的基础上,才可以进一步投入研发、人才等各个方面,步伐肯定是小的,我们要“量入为出”。

  随着北交所成立,资本市场对创新型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将大大提高,我们可以迈开步伐去发展。尤其是在挥发性有机物治理与监测方面,我们已经初步摸索到了经验,在市场上也占据了一定地位,在此基础上,资本的加持会使我们的发展速度更快一些。

  新京报:9月10日第一轮问询的回复函披露,恒合股份现共有员工86人,并不直接涉及硬件生产环节,这是一家比较典型的“轻资产”公司。“轻资产”公司通过银行等间接融资时,一般是没有太多可供抵押的固定资产。而过去几年中新三板挂牌公司同样也面临融资难题。对于这段时期,恒合股份是如何过来的?

  李玉健:实际上,我们的发展过程算是比较稳妥,所以现金流总体状态还不错。但确实也经历了一些贷款的过程,由于企业都是“轻资产”,所以早期我曾经以个人资产抵押才贷出来款,(过程)也是比较艰难。

  公司工商注册地是北京门头沟区。近年来,北京也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对于像我们这类“轻资产”企业的贷款给予了多方位支持。例如,可以用知识产权办理质押贷款,我们迈过了资金需求的那道坎儿。去年疫情时,(政府)为企业也做了很多实事儿,比如说迟交社保、出台一些税收优惠政策,我们也是受益人。

  李玉健:我们原本用2020年业绩申报,虽然是一轮问询,但包括增加的电话问询在内,整个的问询过程一直持续到今年6月底还没有结束。这意味着我们财务业绩要加期,需要增加2021年度半年报。这样首先从时间上来说,我们(上会)必然要推到今年9月份,这是时间带来的挑战。

  另一方面,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全年收入存在一定季节性,这也是这个行业的特点,上半年总体来说业绩都不会太好;再加上我们整个备战冲刺精选层期间始终伴随着疫情。这种叠加效应,对我们来说非常困难。

  最难的时候,股转公司(即“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金融局(即“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证监局等都给予很多指导意见,也跟我们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另外,在门头沟区委区政府悉心指导下,各相关部门也积极帮助我们协调和解决问题。所以整个备战、冲刺过程虽然很波折,但也很难忘。

  新京报:恒合股份2015年新三板挂牌,到今年已有6年时间,这6年也是新三板曲折发展的一段时间。恒合股份“三步走”战略曾有转板想法,坚守新三板背后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

  李玉健:其实2015年挂牌,我们赶上新三板一个挂牌高潮,融资什么的都比较顺畅。之后新三板开始出现一些困难,资本的流动性不太好,新三板陷入低潮。

  这个时候很多企业开始思考、希望能够转换到其他板块去。在我们周围,我也看到了很多企业摘牌,然后去其他市场排队。当然,我们自己也挺焦虑,坦率讲,因为我们也希望能够更快地发展,所以也动摇过、犹豫过。实际上,2018年、2019年是我们特别犹豫的时候,对恒合股份来说就是要明确定位,将来是上精选层,还是撤下来去排队创业板。

  那个时候我们跟包括金融局在内的部门进行了一些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他们一直也在鼓励我们要相信新三板的未来。但我们当时内心的感觉,还是犹犹豫豫、很煎熬。

  我们自己也在结合自身的发展情况和特点去做最后的决定。基于整个行业大背景,我们当时的判断是那段时期公司整体发展还不会特别快,因此决定先申请精选层,然后根据后续发展情况再去考虑是否转板。这就是我们在2019年时定下来的一个基本思路。

  但是,到了2019年底,新三板改革政策措施陆续出台。这时候我们就更加坚定了申请精选层的思路,后面所有工作围绕这个决策展开了。今天再回首,这个过程确实有一些纠结、煎熬,但是总体还好。我们相信新三板的发展,相信国家对创新型中小企业的扶持。

  李玉健:每一个好消息出来,大家都很高兴。但是对企业来说任重道远,理性一点可能更重要,所以还是要压抑一下这种激动。我们(内部)老说一句话,在很多好消息来临的时候,不应该忘记走过的艰辛,可以高兴几分钟,但还要继续努力,回归工作常态。这也是我们的一个习惯。